快捷搜索:

华人正热衷硅谷投资 物联网与制造自动化很抢手_2

  2014年6月9日,张亮(AllanZhang)和他的创业公司TrustLook开始对外募集Pre-A轮资金,两天后,募资数额达到265万美元,远超过了计划的200万美元。7月1日,已有接近300万美元到账,我们不得不宣布不再接受任何新的WireTransfer请求(已经汇出的除外)。3周的时间,张亮就为Trustlook接下来的发展储备了充足的资金,而其中一半以上来自中国投资者。

  相比于十年前,更多的中国投资者向硅谷敞开了自己的钱包。除了纪源资本、启明创投、金沙江创投、晨兴创投、红杉资本等老牌投资公司,还出现了不少像创新工场这样新兴的华人基金和组织。另外近两年,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国内互联网大公司也纷纷在硅谷设立投资部门,通过投资布局海外市场。

  各具特色的华人班

  9月19日,创新工场合伙人中唯一的老外,驻硅谷的合伙人易可睿(ChrisEvdemon)带着两个他们在硅谷投资的两个创业团队来到北京,帮助他们在北京寻找合作伙伴,拓展在中国市场。

  这天是创新工场创立五周年,这个在中国做的如火如荼的孵化器,2013年在硅谷成立了面向海外的投资团队,虽然团队包括易可睿在内只有2个人,但短短一年已经在硅谷投资了18个创业团队,在美国投资的钱占创新工场总资金的5%。

  在硅谷做投资其实成本很高,人力成本和办公室每个月的成本是国内的三、四倍,如果不赚钱,很难生存下去。荷兰人易可睿用流利的外国口音普通话对网易科技说,我们现在有一家公司卖给了雅虎,已经获得了不错的回报。

  与创新工场本部在北京不同,zParkVenture则只做硅谷的投资。zParkVenture的李强(LarryLi)4月份刚刚搬到位于PaloAlto市中心的办公室。这个成立不到两年的基金之前一直借用合作伙伴的办公室。

  在媒体人的眼中,zParkVenture是个不折不扣的明星团队:《浪潮之巅》的作者吴军、Facebook总监魏晓亮和框架设计师赵海平、Google第一位高级华人工程师朱会灿等都是其合伙人,其他近30个LP也都来自硅谷大型科技企业的中高层。

  这样的组合在投资领域的优势十分明显高级别LP了解硅谷大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和行业趋势,更容易把握投资的热点;行业资源多也可为企业合作、渠道甚至并购、投融资提供帮助。

  硅谷50%VC不盈利,80%机构的回报不能够翻倍。但我们可以,而且可以达到Top20%,李强介绍,zParkVenture第一期基金募资440万美元,目前估值已经翻倍。第二期募资5000万美元,所投项目也从纯早期慢慢向中期投资发展。

  与zPark的高管班不同,成立一年的丹华资本更具有地域特色。

  丹华资本的主要创始人是斯坦福大学物理系、电子工程系和应用物理系终身教授张首晟,也是欧洲物理奖、美国物理学会巴克莱奖等多想世界级奖项获得者。在这样的光环下,丹华资本更多地在开发斯坦福大学的学术及校友资源。

  斯坦福为我们做了第一轮的团队筛选,丹华资本合伙人谷安佳说,斯坦福大学作为硅谷创新文化的重要因素之一,在招生时就注重学生创新、执行力等方面的能力。同时与在校学生及校友的长期接触也为其进一步了解、选择团队提供了条件。

  我们不只是跟风去投某个热门领域,而更看重团队的执行力、创始人的素质。我们希望可以在大学里找到那些一直专注于某个领域的有才华的人。谷安佳介绍,丹华资本已投项目中一半左右是斯坦福校友创业项目。

  对于创业企业而言,丹华资本可以为其提供更多的招聘资源。我们不仅可以在招聘会前就reach到这些求职学生,先人一步。我们与学校老师们也有良好的关系,能够及时发现那些有才华的学生。与此同时,广泛的优质校友资源也为团队商业拓展及未来融资、并购等带来优势。

  2014年6月丹华资本完成了近1亿美元的新轮募资,投资项目从开始的天使投资为主,转为中后期投资。

  相比前两家正规军,还有一部分个人投资者选择松散耦合机制的投资者联盟。

  孙婧是一位住在硅谷的天使投资人。她是Trustlook首轮投资者之一,同时参与发起了当地一个天使投资人组织。

  很多天使投资人不喜欢把钱托管到基金,因为他们除了盈利外,也希望可以直接接触到创业者,参与到创业当中去。但是完全脱离任何机构后,又很难批量性获得好的项目,也很少有精力去管理手头所有的项目,孙婧很多投资人朋友都有此类问题。

  孙婧发起的组织做的是这样的工作:由几个专业的投资人或者基金去看项目面试创业者,然后针对好的项目,联合组织内感兴趣的其他天使投资人一起进行投资。发起者负责提供信息、准备材料及后期管理。

  这样在group内,投资人之间可以共享信息,扩大了大家的项目资源;对创业者而言,可以一次性reach更多投资者,快速获得更多资金支持,孙婧介绍,相比于传统投资机构3-5个月的谈判周期,这样的机制最快可以在2星期内完成所有程序。Trustlook就是这种新模式的受益者,以来避免了团队为融资分散过多精力,同时快速进入的资金也将帮助团队读过重要的开发阶段为A轮融资提供更多筹码。

  这个group今年(2014年)初才开始做,目前有几百个天使投资人参与,大部分是中国人。

  随着阿里巴巴在美国的上市,中国互联网公司在海外的战略投资显得更引人注目。据悉,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均在硅谷设立了专门的投资部门,与其他投资公司最大的不同,是BAT都针对公司在海外业务的需要进行战略投资,而非财务投资。

  相比较创新工场、ParkVenture等中小基金,BAT在海外一如既往显得非常土豪。比如,有些小投资公司只有几个人,几家投资公司就会合租一间办公室。而腾讯在硅谷有一间非常大的豪华办公室,并且员工都是清一色的美国人。有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向网易科技表示,腾讯在海外的投资做的非常本地化,这也是他们做的出色的一大原因。在海外市场,本地化是能否成功的关键。腾讯在海外的投资从A轮到D轮都有,并不局限于投资规模,多数都是根据战略需要在布局。

  相比较,阿里巴巴在美国的投资战略我不是很能看懂,他们买的项目都很贵。这位投资人称。

  火热的背后

  华人在硅谷的投资热并非一时兴起,而是海内外几代华人几十年积淀的结果。

  首先,20年来中国经济发展迅速,更多国内企业、机构及个人选择海外投资的方式来均衡资产配比;另外硅谷出现了更多创业或者参与创业的华人,选择风险投资的方式增值资产。这都为华人投资市场带来充足的资金。从10年前的50-100万美元封顶,到现在出现了很多千万美元级别的投资案例。

  其次,2010年后的硅谷华人圈,和此前码工为主的情况大不相同。更多中国人开始走向美国公司的中高级管理层,这为硅谷华人创业圈带来前所未有的人才储备,也为华人投资带来更多的资源和不同的决策角度。

  第三,不断涌现的针对华人团队的并购案例,以及整体火热的投融资市场,为华人投资者提供了更多更好的退出方式,同时更多国内企业来硅谷洽谈并购,也为华人投资者带来了良好的回报前景。

  互联网和其他行业相比,中美之间的交流非常的频繁,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水平也在快速提高,从十年前的C2C(copytoChina)到现在中国toC(面对普通消费者的互联网)产品开始超越美国。中关村和硅谷之间,越来越多的是互相学习和补充,而不是过去单向的模式迁移。易可睿表示。

  易可睿娶了一位中国妻子,虽然在宝宝出生之后他们就移民美国,但易可睿非常热衷于做中美之间了解的桥梁。其实美国就算是知名投资机构和投资人,他们对中国目前互联网的发展现状也不是很了解。另外,我还会把创新工场在中国投资的企业介绍到美国去参加行业交流,比如创新工场第一批投资的项目豌豆荚就参加过谷歌的IO大会。

  不可或缺的中国元素

  创新工场在硅谷还有它特殊的优势。易可睿说,美国大型互联网公司想在中国取得成功都非常难,创业公司就更没有任何机会,但中国的市场又非常大且有吸引力。即时视频企业沟通工具Sqwiggle,是这次创新工场带来北京两个团队中的一个。Sqwiggle创始人Tom觉得,选择接受创新工场的投资而非美国投资机构,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创新工场能帮他们打开庞大的中国市场。目前创新工场在硅谷投资的18个项目中,已经有两个在北京设立了办公室。

  我们在接洽SkyCatch的时候,他们的A轮融资已经结束,李强说,但是经过商谈后他们的CEO联系股东要求重新接受我们的投资。不到一年的时间,zParkVenturer对SkyCatch的投资得到了10倍的回报,而这主要得益于他们的中国元素。

  作为世界工厂,中国投资人可以为美国企业提供更好的生产资源;同时他们也带来更多中国市场的资讯、分析甚至实实在在的合作伙伴或者是在华招聘渠道;此外,华人背景也可能为其下一轮融资带来更多诱人的中国资金。

  在硅谷,中国投资人渐渐成为很多创业者不可或缺的一类投资人。

  中美投资的差异

  由于文化和市场环境的差异,中美投资还保持着一定的差异。

  在投资领域上,与国内投资多数针对toC产品不同,创新工场在美国的投资很重视toB(企业级产品)。主要有四大投资领域:

  第一,开发者社区,比如手机游戏工具,可以玩儿游戏的时候可以看视频、看微博的时候可以看视频。国内目前还没有公司开始提供这样的服务。

  第二,面向零售等行业的B2B业务。

  第三,物联网。这是硅谷今年最热的投资方向,国内市场是最大的市场。

  第四,在线教育。中国的在线教育多数都是关于学习英文、高考的项目。而在美国,更重视大学毕业之后的继续教育,这个领域没有家长、政府、老师的影响。与国内不同的是,创新工场在美国对在线教育平台不感兴趣,反而是垂直类的,比如对蓝领的技能评估、评测等,但在中国还没有找到这样的项目。

  另外,制造业的自动化也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我们都知道中国的消费级产品很厉害,这源于中国有着最挑剔的用户。美国的用户需求和付费都很简单,不像中国的企业需要绞尽脑汁寻找商业模式。易可睿笑称。所以避开C端,利用美国技术优势在B端寻找机会。

  硅谷的环境和中关村的环境很不一样,这是文化差异。美国孵化器YC不提供办公室给创业者,只有两三个办公室、一个厨房一个餐厅,每一个咖啡厅都可以成为一个移动办公地点。而中国的创业公司很喜欢在一个地方待七八个月去做一个项目,并在办公室中跟其他公司的创业者讨论创业方面的经验交流和讨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