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页岩气有望成汽车新燃料 储层深度是阻碍_6

  在美国兴起的页岩气革命曾一度让中国人充满希望,但现在看起来,页岩气的勘探开发,开始出现了不确定因素。

  在中国的页岩气行业,正在上演极具冲突的一幕。

  一边是因6月初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后,业内人士判断这对页岩气行业属利好消息双边可能在页岩气领域上有所合作或是政府将大力扶持页岩气勘探工作,这进一步导致A股市场上以巨涛海洋油服、海默科技为首的页岩气概念股大涨。

  另一边则是因投资大产量低,中国第二轮页岩气探矿权招标的企业大部分没有进入实际勘探阶段,甚至萌生退意,以及下半年要进行的第三轮页岩气探矿权招标恐难有进展等唱衰页岩气开发的消息甚嚣尘上。

  显然,与北美轰轰烈烈的页岩气革命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目前中国页岩气开发遇到的窘境。

  40多年前,得克萨斯州等地的一些小公司在研发页岩提取天然气技术时,应该不会意料到,页岩气开发产业成为今日全球各大能源巨头的资本竞逐焦点。如今,页岩气被外界视为即将取代煤炭成为仅次于石油的第二大能源资源。

  作为从页岩层中开采出来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它开采寿命长、生产周期长,但储集层渗透率低,开采难度大,采收率仅为5%~60%,常规天然气这个数字都在60%以上。

  尽管如此,在能源日益枯竭的今日,包括页岩气在内的非常规能源越来越受到重视。欧美国家已在数年前开始进行页岩气商业性开发。美国是其中的代表。

  美国房地产商乔治米歇尔(George Mitchell)的米歇尔能源开发公司花了17年时间数以亿计的美元先后钻了30多口试验井,测试了多种钻井和地层压裂方法后,在21世纪初实现了页岩气的大规模商业化开采。

  2005年之后,当大企业开始大规模收购从事页岩气开采的小企业,页岩气革命才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经济与政治的规模效应随之溢出。

  从2008年开始,美国天然气价格已从每英热单位(BTU)8美元下降到3美元,最低探底到2美元。能源价格下降的影响是全局性的,目前,美国火力发电已经开始转向燃气发电,一些钢铁厂也开始研究燃气炼钢,甚至有专家在研究以页岩气取代石油,成为汽车的燃料。

  一直致力于跟踪美国的页岩气革命的麻省理工学院能源和环境政策研究中心教授亨利?雅各比(Henry Jacoby)曾半开玩笑说,按照现在的供应和存储规模,美国恐怕永远都不需要进口天然气了。而北美地区将成为可匹比中东的能源新基地这样的判断,听上去也非常鼓舞人心。

  美国的页岩气革命的成功,正在带动全球资本追逐,加拿大、中国、俄罗斯等国,纷纷开始行动,向页岩气进军。

  2010年6月27日,中国页岩气探矿权首次公开招标,当时邀请了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延长油矿、中联煤、河南煤层气等6家国有企业,参与竞标四个区块的探矿权。最后,中石化和河南省煤层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各竞得一区块,另两个区块流标。

  2011年底,国土资源部批准页岩气成为独立矿种,意味着其勘探开发不再受油气专营权的约束。2012年3月,中国第一个页岩气发展规划页岩气十二五规划出台,同年9月发布了第二轮页岩气探矿权招标公告。第二轮招标共推出20个区块,总面积为20002平方公里,分布在重庆、贵州、湖北、湖南、江西、浙江、安徽、河南8个省(市)。

  9个月后,国土资源部公布第二轮页岩气探矿权招标结果,共产生了19个区块16家中标候选企业,其中中央企业6家、地方企业8家、民营企业2家。按照中标企业的标书,19个区块3年内将投入128亿元的勘查资金。

  但仅仅过去了不足半年,就已有消息传出,目前通过国土资源部第二轮页岩气探矿权招标的企业大部分正在制定中标区块的勘探实施方案,基本没有进入实际勘探阶段。有的企业甚至萌生了退意,或转让区块,或引进国内外合作者。

  储层深度成为最大的拦路虎。

  页岩气井每下探一米,费用即高达1.8万元人民币。中国四川、重庆等地的页岩气埋藏深度普遍在2600米至3000米,储层厚度仅几十米,单井成本接近亿元人民币,而且钻井平台整体水平明显落后美国等发达国家,打一口井需3个月左右,综合下来中国开采成本大约是5元至6.3元每立方米。

  相较之下,美国的页岩气埋藏深度仅为1000米左右,储层厚度达数百米,单井钻井成本不足2000万元人民币,完钻时间仅需一周左右,其页岩气开采成本是1元至1.27元/立方米。

  由于投入巨大,即使是国家出台了补贴标准为0.4元/立方米的扶持政策,但这一标准似乎并不足以调动页岩气开发企业的积极性,对于能否收回成本或实现盈利,它们依旧心里没底。

  以中石化江汉油田分公司在重庆涪陵焦石坝试验区为例,当初规划打井24口,预计页岩气年产量达到3亿方,但目前仅完钻一口井,而且生产井从年初开始产气到今年4月底,产量已经从每天产出20万方衰减到了6万方,该井井深3600米,投入7000万元,由于没有精勘、储量不清,也无法测算能否实现连续产气,能否收回成本或盈利还很难说。

  由此,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中国页岩气开发,是投入了鳄鱼,产出了壁虎。

  业内人士建议将财政补贴从0.4元/立方米提高到1元/立方米,并建议补贴数额为页岩气区块中标企业承诺投资量的30%~50%。此外,对勘探过程中没有发现工业气流或不具备继续开发条件的页岩气区块,经过专家论证,允许中止开发,相关部门退回中标企业上交的保证金。

  从美国的经验来看,页岩气大发展离不开政府政策的大力支持。1978年,美国联邦政府出台了《能源意外获利法》,对页岩气开发实施长达15年的优惠政策,各州政府都实施了相应的五项税收优惠,甚至有些州对页岩气的开发不征生产税。

  事实上,即使在美国,虽然近年来页岩气开发的声势不小,但却另有烦恼。由于天然气价格的持续下探,导致开采商收益持续恶化。美国天然气巨头XTOEnergy的CEO对外抱怨:我们如今亏得裤子都没了,页岩气生意根本不赚钱,所有人都在亏钱。有报道说,一些大牌能源公司都在下调来年页岩气产量计划,有些甚至开始转投页岩油的开发。

  目前,虽然扶持中国页岩气产业发展的财税优惠和补贴政策正在研究制订当中,但似乎并非短期内能够出台。而在汽车领域,让页岩气取代电力作为新能源车未来发展方向的规划,短期内似乎也要落空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